【張偉豪專欄】結構方程式(SEM)如何檢定間接效果?

偉豪老師好:

我有一篇投討到國外paper的意見回覆了,我是用Barron and Kenny (1986)的中介跑法,結果reviewer要求我要提供中介變數indirect effect的數據,並且該reviewer建議可以參考Preacher and Hayes的paper,我上網尋找之後找到該篇文章,看完整篇文章之後,發現老師教的方法在該文章都有出現,反而讓我困惑到底是要用哪一種方法檢定indirect effect,能否請張執行長指點迷津。

張偉豪老師解答:

一般如果是單一中介模型,只要採用BOOTSTRAP的方式,算出間接效果即可,如果信賴區間未包含0,即稱具有中介效果。接下來檢驗直接效果,若直接效果的信賴區間也不包含0,則為部份中介,若直接效果的信賴區間包含0,則為完全中介。
如果模型超過兩個中介以上,一般可以採用MacKinnon所寫的程式PRODCLIN進行分析。
Preacher and Hayes的文章為BOOTSTRAP的方式進行,不過這個語法只適用於路徑分析,並不適用於潛在變數之間的中介效果評估。如果在潛在變數下,仍需使用SEM的軟體,應用其BOOTSTRAP的功能求出間接效果。
Baron and Kenny, Sobel Test事實上是有點過時了,用在單一中介模型尚可行,若用在多重中介模型是不可行的。

【張偉豪專欄】結構方程式(SEM)中,共變異數矩陣與樣本共變異數矩陣在OUTPUT的那裏可以看到?

張偉豪老師好:

有關我們的研究假設:
00理論模型共變異數矩陣與樣本共變異數矩陣沒有差異
請問在OUTPUT的那裏可以看到這二個矩陣?

 

張偉豪老師解答:

樣本共變異數矩陣要勾選output的sample moment,在view text中的sample moment可以看到。
理論模型共變異數矩陣要勾選output的implied moment,在view text中的estimate–>matrixs–>implied covariance可以看到。
至於有沒有差異,就由模型配適度來決定,只要配適度大致上符合學者所提出的經驗法則,即可稱兩者是相符的。

【張偉豪專欄】PLS(偏最小平方法)Rsquare的定位?

一哥:

1. 所以PLS的二階(reflective及formative)皆要放在full model中。但formative不用考慮信效度(因smartPLS皆會產生主次構面二階的相關及AVE值)把它(主構面及次構面)從AVE表拿掉,對嗎?。reflective的構面就把最大構面的相關及AVE值拿掉(我看有篇paper這樣做,因smartPLS也會產生其值)

2. Formative也不能單獨跑CFA,因老師您說PLS沒有CFA。Indicators之間要檢查共線性,即VIF<10,因學生認知VIF只有跑迴歸時才有,如果A是formative二階最大構面,B1是次構面1,indicator有C1,C2,C3。B2是次構面2,indicator有C4,C5,C6。如要檢查indicator共線性,需要怎麼跑迴歸以得到VIF,還是smartpls有附VIF的值,可是學生找不到。構面相關<0.7指的是formative構面之中的次構面,對嗎?所以formative構面要單獨拉出來討論其聚合及區別效度。

3. 另外,PLS是以R Square來做為模型的解釋能力。因模型中不只一個Y(仲介及最終構面皆是Y皆有R square),X->Y->Z,是否是看最終的Z的R square來代表整體的解釋能力。R square也沒有高低的分別(沒有一定要大於某個值),不像SEM有GFI,CFI還有標準對嗎?

 

張偉豪老師解答:

1. formative不用考慮信度,但仍有效度要考量。formative沒有AVE的問題,reflective才需要AVE。formative一般沒有二階,因為formative本身就不需要有中度相關,因此沒有二階,reflective才有。

2. Indicators之間要檢查共線性,可以跑迴歸,也可以用皮爾森相關檢查。因為formative一般沒有二階,所以你提的問題也不存在.。

3. R square一般建議要大於0.3,這樣才表示你的自變數有解釋能力,當然是愈大愈好了。一般是所有的R square都會報告,因為這樣才知道每個內生變數是否合理的被前置變數所解釋。PLS的確沒有配適度,所以不用報告。

【張偉豪專欄】PLS(偏最小平方法)可不可以跑二階模型

張老師好:

學生是寒假班上過老師進階班、寫作班及PLS班的政大企管博班同學。

1. 想請問老師在您的投影片中說明PLS測量模型是一階測量模型指的是PLS不能跑二階嗎?

2. 如果用PLS,在模型中有一個reflective 二階構面,是否先單獨跑該構面的二階模型,確認二階的子構面皆顯著後,再把子構面的問項加總,讓二模構面變成一階後,再跑full model。請問PLS也可以這樣跑嗎?還是把二階不縮減,不單獨處理,放到FULL model再來看全部的AVE?

3. 如果構面有formative二階構面,因老師投影片有說formative指標沒有信效度。如果研究構面其中有formative指標,因PLS都會計算AVE,就要將是formative indicator的構面在AVE的值拿掉嗎?

 

張偉豪老師解答:

1. 可以的, PLS可以跑二階。

2. PLS不可以跑CFA,沒有因果關係就不能執行PLS。模型正定的條件是至少兩個潛在構面。

3.formative指標不用考慮AVE,但要考慮如下指標:

(1)Indicator validity:權重>0.2而且要顯著(Chin, 1998) ,顯著性由bootstrap求得 。Indicators之間要檢查共線性,即VIF<10 。

(2)Construct validity :所有模型假設中,形成性構面需符合預期,構面之間的關係需與文獻一致並且顯著 。

(3)Discriminate validity:構面相關<0.7為具有區別效度。

 

【張偉豪專欄】『違犯估計』、『區別效度』、『共線性』的問題?

您好!

張偉豪老師好:

我是之前參加貴公司的結構方程模型基礎班的學生,想請教您們關於Amos的問題。

1. 當我在執行二階CFA時,服務品質的反應性及保證性構面的誤差變異數不顯著(e20, e21),是否有違犯估計的問題?

2. 執行BOOTSTRAP區別效度時,服務創新&服務品質的信賴區間Upper值為0.924,品牌形象&顧客忠誠度的信賴區間Upper值為0.957,是否代表無區別效度?

3.品牌形象&顧客忠誠度的correlation為0.87,是否此兩構面有共線性問題?

4. 如果有上述這些問題,是否就無法執行SEM分析?然而,當我在執行整體構面SEM分析,結果卻顯示有良好的配適度。

 

張偉豪老師解答:

1. e20及e21不顯著,是因為loading很高的關係,也就是反應性與保證性相關比較高的緣故(0.936),這的確是違犯估計,但是由於沒有變作負數,再加上是同屬一個服務品質構面,因此對模型的影響並不大,所以可以不必管他。

2. 信賴區間只要不包含1,我們就可稱為具區別效度,當然這是很寛鬆的檢定,嚴格一點來講,構面之間的相關如果達到0.85以上,那大概就是缺乏區別效度了。檢定信賴區間不包含1只是必要條件,而不是充份條件。

3. 品牌形象與顧客忠誠的相關雖然很高,但因為在SEM圖上是為因果關係路徑,因此沒有共線性的問題。除非兩構面都是外生變數,才會有共線的問題。

4.您的模型比較有問題的不是配適度。而是服務品質構面沒有與其它的構面有任何的關係,除了受到創新服務的影響外。當然有可能是因為對其它變數的影響都不顯著,所以您把他拿掉了。可是這樣會讓服務品質的構面變得沒有用處,在解釋上可能比較沒有說服力!